主页 > > 民生 >

山东鄄城县女子诉称屡遭邻居欺负 百年老宅基被掠夺

2019-12-11 10:40 头条资讯 责任编辑:admin
    “自2003年赵某生一家住在我家西隔壁当邻居起,我们一家就不再安宁。2017年他们用胁迫和欺骗的手段和我家签订宅基地协议,把我家使用的老宅基划到他二哥赵某生名下。我们两家不是一个集体经济组织,我们家使用了百年的老宅基,怎么会有他家的地方?”近日,山东省菏泽市鄄城县古泉社区大赵庄村村民万素华女士致函有关部门反映说,多年来,她家邻居赵某生依仗他三弟的权势欺压百姓,不仅曾将她时年75岁的二爷打伤,还与他妻子等人屡次寻衅滋事对其进行辱骂和殴打。

       在提交给上级有关部门的一份书面反映材料中,万素华陈述了事情经过:我出生于1966年11月,汉族,初中文化,是山东省菏泽市鄄城县古泉社区大赵庄村的一位村民。我家所在的大赵庄村属于城中村,由于西邻居赵某生家想要走我二爷赵希生(系孤寡老人)正在居住的老宅基,我家没有给他,十几年来,赵某生一直对我家打骂不休。而我家这处宅基跟赵某生家没有任何关系,我们不是一个集体经济组织。  

                 
                 

       2003年春天,赵某生的老婆仇某梅到我二爷家,提出要走这处老宅基,一连要了四次没有给她。仇某梅心怀不满,和她婆婆一起三天两头跟着我二爷打,骂娘。我老公怕家人吃亏,说服我二爷让出西边的宅基近一米给赵某生家,请他家人不要再打人骂人,赵某生却没有满足,仍不断找事骂人。

       2011年春天,赵某生和其大哥赵某果、三弟赵某柱(系法院干部。1990年移民陕西省洛川县洪福梁乡后居民沟村冒充付某奎之子参加高考,名为付某,欺骗了洛川县政府及教育局)弟兄三人,在村里强占土地时,把我家房后生长了几年的多棵树木直接推倒用土掩埋,把生长50余年的大树偷卖。我们找其理论时,赵某柱说:“我占的是集体的土地与你没关系,毁你的树木有啥事找我就行。”

                

       2012年,赵某生趁我家中无人之际,跳进院内锯掉三棵老槐树,理论时将我75岁的二爷赵希生打伤。我带我二爷看伤时,仇某梅堵着胡同口对我又打又骂。多次找有关部门无人过问的情况下报了案,报案后村干部出面调解,没有任何协议,赵某生更没有向老人道歉,事后赵某柱称是村里出钱买东西为他家办事,派出所做了笔录。3个半月后,我二爷赵希生发病去世。

       2013年7月26日,仇某梅挖我家的后墙根栽葡萄,离墙根不到20公分,被我拔掉。赵某生一家五口对我进行辱骂、殴打,经法医鉴定构成轻微伤。8月30日,赵某生一家推倒我家的墙并打人,报案后不了了之;2016年4月28日,赵某生跟到我家门口把我打伤,住院8天。报案后,打人者赵某生造伤诬陷我(赵某生多次向司法机关提供虚假证明),我多次申请重新做鉴定无果。

       2016年7月初,因我在家中搭一防雨棚赵某生的老婆仇某梅天天跟着我骂,坐在房顶上骂,堵在胡同口骂,堵着大街骂,从后街骂到前街。我向村里及派出所反应无果,实在没法就找亲戚帮忙打了赵某生(轻伤二级)。事后,我和打人者被拘留三个月、六个月不等(种种原因张某伟没有到案)。两次定案寻衅滋事,后被检察院驳回定为故意伤害罪,赔付赵某生家16.5万元。赵某柱答应能判缓刑,而后又逼着我老公让出二分多宅基,并扬言道“宅基不处理你家还会有事”。我家先给了赵某生6.5万元,为躲避是非,无奈签下了不合理的宅基协议合同。这样,我们家使用了百年的老宅基被其掠夺。赵某生写了谅解书(包括张某伟),判了缓刑二年之后我家又给了赵某生10万元。

                
                

       钱和宅基都拿到手后,仇某梅又开始骂。2017年8月12日从10点30分提着我和我家人的名字一直骂到11点40分。围住我家的房子骂,还声称“你还得进监狱”,三天两头找事骂人。还用了各种手段,阻拦我家做生意。2017年10月25日大约7点左右,我在院内挪动了一摞砖,仇某梅称影响她家睡觉,在她家房顶上提着我名字骂,看我想出门就堵着胡同骂。指着我说“派出所里见”,随后捏造事实报案。

       此前的2016年8月30日,我价值20万元的电脑绣花机被砸。也曾报过案。之后又两次向我院内撒药,毁我机器。2019年元月2日,赵某生以张某伟到案不予谅解为由,要挟我老公砍我院内树木。3月13日中午11点多、14日晚上9点多,有人两次向我院内投毒。屡遭欺凌,让人倍感无奈和心痛!出尔反尔的协议算不算数。

       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我们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一直未得到解决。2018年8月份,我向当地打黑办反映情况,至今没有书面回复意见。2019年10月份的口头回复意见是:赵某生夫妇只打了你一家人,没有查到他打别人,不归扫黑除恶办管。今年7月份,我们在网上发帖请求法律援助,至今仍得不到解决。

       自2018年1月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各地以千钧之力、雷霆之势,向黑恶势力发起强大攻势,掀起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一波又一波高潮。什么是恶,十几年来的打骂、侮辱该有谁来管?希望能有一个说法。(山东省鄄城县 万素华)

来源:头条资讯
来源转自:
http://www.peoplescck.com/msrd/20191211/7496.html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阅读

头条信息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三条纹”纠纷案终结 斯凯奇与阿迪达斯庭外和解
资料图。 斯凯奇与阿迪达斯的纠纷终于告一段落
山东鄄城县女子诉称屡遭邻居欺负 百年老宅基被掠夺
自2003年赵某生一家住在我家西隔壁当邻居起,我
2019《中国好声音》赛制升级 王力宏让那英“闭麦
2019《中国好声音》将于7月19日起播出。7月4日,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国林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 对外服务: 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版权所有 亚太卫视运营中心 电子邮件: zhidaoribao # gmail.c0m 电话: 86-10-88800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正在申办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