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 书画 >

画以诗为魂

2020-03-10 16:57 亚太时报 责任编辑:admin
  
 
  黄陵柏(中国画)李侃作
 
  题黄陵柏
 
  李侃
 
  植根在乔山,
 
  枝柯赤县天。
 
  我本黄土生,
 
  热血祭轩辕。
 
  中国文化肇始于“天人合一”之主体精神,其思维模式以类比联想为特质,重感悟、重性灵,极有益于文化艺术之滋生与发展。《尚书》中“诗言志,歌永言,声依永,律和声”。故“诗乃文学之祖,艺术之根”。
 
  诗是一种用高度凝练之语言形象、节奏韵律之美以表达意识情感之文学体裁。
 
  至于绘画,古今定义繁芜,吾不苟同,窃以为:“画者,载也,借形立象,以象传神,神乃思想、意识、情感之谓也”。
 
  诚然,诗与画是两种不同体裁之艺术门类,它们在取材立意、技艺层面审美价值取向上各有区别,然而在文化艺术的大家族中却依然是同根同宗,不论是在精神内涵和形式外延总是血肉相连。
  秦岭十月(中国画)李侃作
 
  题秦岭十月
 
  李侃
 
  同日上下有四季,
 
  一岭纵横分南北。
 
  刹那我在浮云上,
 
  欲回长安乘风归。
 
  钱钟书在《中国诗与中国画》文中这样认为:“它们不但是姐妹,而且是孪生姐妹”。苏东坡(北宋)曾云:“文者无形之画,画者有形之文,二者异迹而同趣。”从某种层面而言,诗是画之延伸,画是诗的演绎。
 
  若以“诗中有画”之观念回顾千古诗篇,诸如,毛泽东《沁园春·雪》“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还看今朝。”苏东坡《念奴娇·赤壁怀古》“大江东去,浪淘尽……。”其中所描述的岂不是一幅幅波澜壮阔之画卷?
 
  再读李白、杜甫、王维云云,之诗中之画。
 
  白居易《长恨歌》《琵琶行》,那更是一串串流动的连环画卷。还有陶渊明、谢灵运,更是山水田园诗开山鼻祖,寄情山水之情怀,便是中国山水画之精神其源之滥觞。
 
  诗中有画即跃然离纸,诗中无画常常会魂无附体,情无所托,便极易流于无病呻吟,虚妄轻贱之嫌。
 
  若以“画中有诗”之说来透析绘画(这里主要指山水画),山水画唯中国之独有,因其最能体现中国人的哲思情怀。
 
  中国画是写意画,这“意”便是“诗意”。诗在结构上讲起、承、转、合。中国画之构成称“章法”一词,本来就是借诗文之理念,其经营上的虚空、主次、开合,岂不与诗同辄。中国画在宏观上对空间处理上,推远、拉近、上下、左右,随意位移,所表现的是灵的空间。它不只是表现纵、横、深三维,还需加上时间流动和意识穿越之两维,至少是五维空间。这种流变、通透、玄化的空间,也便是诗化的空间。
 
  诗用比兴赋诸法,画技中有比、间、呼应、借代。牵引等生发、演化之无穷变数。诗讲平仄节奏,画中点滴皆有阴阳向背,笔笔有干湿浓淡、轻重缓急。
 
  诗讲韵律,画中笔墨无韵则死。何谓韵?生发、机变、灵妙、天趣也。吾未必言中,韵本就是可悟而不可言之物,君欲得真解,那便请读晓岚、晚霞、水中月、雾中花、少妇腰肢、幼儿美瞳,自己悟吧。
 
  欣赏画作,不止看、观,而是要读,即所谓“名画要如诗句读”,读是感悟、品味、遐思。
 
  读画当先揽“气韵生动”。此气者:气象、气势、气氛、气质。此韵者:神彩、风姿、魅力。生动者,生机盎然、超然神迈。气韵生动即精神境界。
 
  然后再静参画中情、墨中韵、状物寓意、人文内涵……。一言以蔽之曰:画境即诗境、墨韵即诗韵。嗟乎,诗与画“二者异迹而同趣”何有谬哉?
  极目沧海(中国画)李侃作
 
  极目沧海潮起潮落兮思浩荡
 
  纵情翰墨云卷云舒兮神飞扬
 
  ——李侃
 
  其次,诗意画为先有诗而后有画,即借诗意取材以开拓画境。
 
  题画诗为先有画而后有诗。画作初就,情长画短,意犹未了,再赋诗题跋。并铃印铭记,方为告成。
 
  需要明确强调,无论是诗意画,还是题画诗,并非是相互注释与翻版,而是意境之进而丰富、拓展、再创造。若二者之间,牛头马嘴、南辕北辙,那便是破败。
 
  一幅上好画作,再有精美诗句,再以飘逸并与画作笔匹配之书法,题于画面之上,再铃上几枚精美印章,这样诗书画印和谐完美的组合,如此章法灿烂若锦,意韵无穷,这便是中国画高雅、神奇的风神。
 
  自魏晋玄学之注重人格精神,寄情山水,开理论先河,山水画便以借自然以写人文精神之特质而诞生,而后成于唐,鼎盛于宋,升华于元,历明清,至今一脉相承。
 
  中国画之创造与品评,是尚气韵、重境界。境界是哲思情怀、人格精神。
 
  王维为文人画之鼻祖,画中有诗“笔墨至上”后,千年来,星光灿烂,所有大家无一不是满腹经纶诗书画共臻的文豪。现代吴、齐、潘、黄、张、李、傅等堪为世范。
 
  绘画是文化艺术,最终拼的是文化修养。画家若不通诗文,便必然流于庸俗,安登大雅之堂?今世态浮躁,国粹流俗。
 
  吾爱中华文化,以书画为天职,倡经典主义,焉敢不修诗文,愧对祖宗,亵渎笔墨乎?
  松风(中国画)李侃作
 
  松风
 
  李侃
 
  君不见,
 
  万木争荣孰为骄,
 
  松之骄,青青复娇娇。
 
  铁骨金甲齐天寿,
 
  春容芳华永不老。
 
  黄山绝壁舞龙蛇,
 
  华岳顶上擎天高。
 
  长白林海卷狂飙,
 
  泰山压顶不弯腰。
 
  昆仑山上银妆耀,
 
  雪莲慕酷俏。
 
  大江南北英姿爽,
 
  长城内外雄风号。
 
  东西南北地,
 
  风霜雪雨天,
 
  千山君为顶,
 
  万壑领风骚。
 
  吾爱松
 
  庄严肃穆王者风,
 
  顶天立地逞英豪。
 
  耐旱耐热耐饥寒,
 
  志不移,色不改,仰天啸。
 
  作者:李侃(斯为《题画诗》校稿记文,2020年岁首于青州)
 
  附作者李侃简介
 
  李侃,经典主义山水画家,一九六零年生,陕西咸阳人,2005年始客居青州。髫龄起受家训始习书画,几十年上下求索,终成自家清和雅逸画风。先生以“敬天爱人,吾斯惟真”为艺帜。常以完美之全景式构成,融北骨南韵、写古意今情。所作古意山水高古典雅;现代山水壮美华瞻。近十几年来已有三千多幅佳作行世。
 
  李侃处人治学不媚俗、不跟风、不示张扬,几十年如一日坚持在半闭关之寂静中冷眼观物,潜心治学。文、史、哲、诗、书、画皆有所涉,著有《道德经新解》《李侃画语录》《李侃题画诗选》《常用汉字快写法》等,思想独立,见解卓异,是一位纯粹的文化人、学者型书画家。作者:李侃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阅读

头条信息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访谈黄总——独具个性的一场谈论
今日,小编在浏览中秘传媒网站时,不由思考一
书法家孔令义将军系列访谈之五:时代发展呼唤新体书法的产生
近一个时期,由于防新型肺炎冠状病毒不能外出
抱樸守一 见性归真——初识书法家汪君之先生印象
马露/文 初进守一堂,便闻到一股墨香,这种香气

关于我们 | 法律顾问:国林律师事务所 | 刊登广告 | 联系方式 | 本站地图 | 对外服务: 访谈 直播 广告 展会 无线

版权所有 亚太卫视运营中心 电子邮件: zhidaoribao # gmail.c0m 电话: 86-10-88800000 京ICP证 040089号 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号:正在申办中

'); })